• 收藏
  •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掌上閱讀

第五卷:做你的狗 第50章

瘦男子一離開,趙非凡就來到了臥室,看見妻子那副樣子,趙非凡竟然沒有生氣,而是很溫柔的埋怨妻子:“叫得太大聲了。”

蘇蘿姿勢撩人,猶自粗喘:“他太粗了。”

趙非凡嚴肅道:“下次我要看。”

蘇蘿白了一眼過去:“綠帽狂。”

回到紀家,瘦男子先去洗掉易容,恢復他李天的真實面目,然后直接上樓,輕輕敲了紀傲白的香閨。出乎意料,這次紀傲白立刻放李天進香閨,因為紀傲白就等著拿到蘇蘿和李天交媾的錄像。

“你交給我的任務完成了。”李天笑瞇瞇的遞手機過去,紀傲白接過,先粗略看了一遍內容,美麗絕倫的瓜子臉暈紅斑斑,美得不可方物,她迅速將李天手機的錄像內容轉到她紀傲白的手機,然后刪除掉李天手機里的所有東西,刪得干干凈凈。

“沒有意外吧。”紀傲白遞回手機給李天。

李天也不隱瞞:“差不多結束的時候,蘇蘿的老公回來了,他沒有鬧,我就走了。”

“沒有鬧。”紀傲白眨眨大眼睛,沒明白啥意思,她畢竟是少女,成人的心思她弄不懂。

“是的。”李天恭敬說,垂下的眼睛偷偷瞄了瞄紀傲白的筆直纖美玉腿,這兩條玉腿是李天生平僅見的極品玉腿,心兒想,女人的腿兒居然長這么好看。

紀傲白沒注意李天的猥瑣目光,手一揮,依然厭惡:“干得不錯,你走吧。”

“呃。”李天沒有走,猶猶豫豫的。紀傲白冷冰冰道:“怎么了。”李天訕笑:“那我是你妹夫了哦。”

紀傲白繃起臉:“你忘記了,還有一個養心雅。”

“行。”李天爽快答應,這種事比殺人簡單容易一百倍。

離開了紀傲白的香閨,李天還是選擇下樓住客人房,他有自知之明,沒有真正成為紀家女婿之前,他不會住在二樓,哪怕東亦黛允許他李天住二樓,他也懂規矩,至少沒得到紀凡鸝身體之前,李天還是要保持紀家保安的身份。

沒想到,李天前腳剛進客人房,東亦黛后腳就跟了進來,她穿著一條繃緊大肥臀的熱褲,短罩衫里滾動的痕跡很明顯。

“東姨。”李天好意外,一秒之內渾身燥熱。

東亦黛冷冷問:“今晚你神神秘秘的,說不準你晚上出去了,你還是出去,哼,你是去安慰你的前女朋友,還是和亦紅約會吶。”

李天骨頭酥透了,他沒說實話,解釋道:“都不是,我是回以前的出租屋拿東西,剛好碰到以前的鄰居,聊了幾句。”

“坐下來。”東亦黛示意李天坐下,她也坐下,看得出她有點不開心:“我跟亦紅說了,這段時間,你什么都不用想,不要和亦紅約會,一門心思追凡鸝。”

李天一愣,沒吱聲,東亦黛以為李天舍不得東亦紅,不禁惱怒:“聽到了嗎。”

李天忙不迭點頭:“聽到了,知道,知道。”

東亦黛瞪著李天,一本正經道:“你要想辦法和凡鸝上床。”

李天撓撓頭,有點不信:“這么急么,凡鸝很難追的,她現在還看不上我。”

東亦黛似乎有了安排:“我已經跟恩寵婚紗公司董事會打了招呼,那邊的董事會這幾天就選你做董事長,工資很高噠。”頓了頓,東亦黛嗔道:“實話跟你說,我不希望你和亦紅的感情加深,你們可以做那事,但你不能迷戀她,凡鸝是你老婆,你要娶她,愛她。”

李天暗暗激動,又是猛點頭:“知道了,我盡快追凡鸝。”東亦黛擔心李天的花俏緊張,又道:“我轉了一百萬給你,從明天開始,你就一刻不離凡鸝。”

李天故意逗東亦黛開心:“哪用這么多錢,有了董事長的身份,三兩萬就搞定。”

東亦黛一聽,登時笑噴:“別吹牛。”

第二天,卓允亭就收到李天的短信,說要談戀愛了。

既然李天要談戀愛,卓允亭也講人性,允許李天適當的時候再去報道,沒有固定的約束時間。當然,李天每日的活動軌跡,卓允亭基本了如指掌。

紀傲白罕有的睡到自然醒,睜開大眼睛,似乎困意依舊,還想再睡,只是肚子餓得咕咕叫,她要吃東西了,剛想起床洗漱,門兒輕輕響了三下、

紀傲白一聽這敲門聲,就知道是李天,芳心一陣厭惡,還是起床開門。

果然是李天,他興沖沖的走了進來,紀傲白勃然大怒:“喂喂喂,我都沒同意進來,你闖什么闖,這是你能隨便進來的地方嗎。”

李天一怔,趕緊退回門口,好不尷尬。

紀傲白鄙夷的看了看,很不情愿的甩了甩有些凌亂的秀發:“進來吧,以后我沒同意,你不能進來。”

李天恭敬道歉:“是的,是的,以后我會注意,不能隨便進出傲白的房間,因為有緊急消息,所以我疏忽了,望傲白別生氣,你今天有點憔悴,吃東西了嗎,我買了腌肉粉條給你,還有綠豆沙,我又在菜市場買了山竹,荔枝,蓮霧水果。”

紀傲白再看不起李天,也被李天這番話消掉火氣,肚子正餓著,腌肉粉條雖然一般喜歡,但李天所說的幾種水果,媽呀,都是紀傲白喜歡吃的,她昨晚還念念不忘要吃荔枝,不過,她是要吃最好品種的荔枝。

美目一瞪,紀傲白不冷不熱道:“什么品種的荔枝,一般的荔枝我不吃的。”

李天有備而來,笑瞇瞇道:“我知道傲白口味刁,我當然買最好的荔枝給你,我在菜市場混的,知道什么荔枝是頂級品種,你放心,包你喜歡吃,凡鸝已經吃,她說是她吃過最好吃的荔枝。”

一道饞涎悄悄咽下肚子,紀傲白雖然沒有妹妹這么饞嘴,但哪個女孩不愛吃零食水果,紀傲白聽說這是妹妹紀凡鸝吃過最好吃的荔枝,芳心著急,不過,心動歸心動,紀傲白好矜持,表情好冷淡:“哼,有什么緊急消息。”

李天道:“我早上送你媽媽去跳廣場舞后,就去芭蕾舞學院,打聽那養心雅的情況,在學院里碰到那個甄……甄什么……”

“甄婷悅。”紀傲白補了一句,豎起了耳朵。

李天訕笑:“對對對,甄婷悅對我說,她打你電話不通,要你開手機,芭蕾舞學院不處罰你了,你不用道歉了,可以回學院了,甄婷悅讓你打電話給她。”

這消息簡直比吃荔枝更討紀傲白歡心,堪稱天大的好消息,她喜歡跳芭蕾舞,待了兩年,學院里的一草一木都有了感情,哪能說不去就不去,如今學院招她回去,紀傲白有了面子,情感不禁一瀉千里,頓時心花怒放,對李天說話的語氣都變了:“嗯,謝你啊,還有什么事。”

李天沒注意紀傲白的臉色變化,魂不守舍道:“沒事了,呃,呃,沒什么事了。”

“又怎么了。”紀傲白覺得李天怪怪的。

李天猶豫了一下,還是小聲問:“你昨晚尿床了嗎。”

“什么尿床。”紀傲白莫名其妙,低頭一看,不禁糗到了姥姥家,她的白色小熱褲有好幾道很明顯的水痕。隨即一聲刺耳尖叫幾乎刺穿李天的耳膜:“啊,你這個混蛋豬肉佬,你整天看我下面做什么,滾,給我滾遠點。”

李天飛似的下了樓。紀凡鸝一邊吃著荔枝,一邊問:“是我姐叫么,叫啥呢。”

李天訕笑:“聽說有荔枝吃,你姐興奮。”紀凡鸝吃得眉開眼笑:“嗯,她是妥妥的荔枝控。”

李天隨口問:“你呢,你紀凡鸝是什么控。”

不知是對李天日漸有好感,還是故意逗李天,紀凡鸝笑嘻嘻回答:“豬肉控。”

隨即兩人哈哈大笑,李天自然心里甜蜜,靠了靠近紀凡鸝,壞壞的聞嗅少女體香。紀凡鸝晃了晃腦袋,斜眼給李天:“你呢,你又是什么控。”

近在咫尺,又被少女體香熏得魂飛魄散,李天難免動情:“我啊,我我我,我是紀凡鸝控。”

紀凡鸝手一抖,送到嘴里的荔枝差點掉落,小鵝蛋臉瞬間羞紅,她都不敢再看李天,嘴里的荔枝核一吐,嗲道:“什么破荔枝,好難吃。”

李天一臉壞笑:“大紅薯好吃,吃不吃。”

“烤紅薯蠻好吃的。”紀凡鸝單純,沒多想,不過,她人機靈,很快就意識到什么是大紅薯,芳心大羞,立即撿起抱枕砸向李天:“你這個混蛋豬肉佬,下流無恥,你別跑。”

“哈哈。”李天大笑,故意跑得不快,讓紀凡鸝要追上又差點,累得她氣喘吁吁,幾個趔趄要摔倒,李天后個正著,第一次扶住了紀凡鸝。

氣氛旖旎。

“你快放手。”紀凡鸝無限嬌羞,鼓鼓的胸部壓著李天的胳膊,李天好有感覺,笑道:“我放手你就摔了。”紀凡鸝嬌嗔:“我情愿摔。”

萬萬沒想到,李天真的松手,“噗通”一聲,紀凡鸝跌落在草地上,氣得小美人破口大罵:“李天,你這個蠢貨。”

李天無賴般回敬:“我本來不想放手的,你故意用奶子頂我的手,我受不了。”

紀凡鸝氣得鼻子都歪了,天使般盤坐在草地,一指李天:“你聽好了李天,你被炒魷魚了。”

李天一臉無辜:“我去跟你媽媽,小姨,姐姐說,說紀凡鸝故意勾引我,勾引不成,惱羞成怒,要炒我魷魚。”

就在這時,一個男中音傳來:“凡鸝,嚷著要炒誰魷魚呢。”

正怒火上頭的紀凡鸝瞬間瞪大了眼珠子:“爸爸。”

小提示:按回車[Enter]键 返回小說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键 進入下一頁。
我要評論(0)
分享
收藏 評論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