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掌上閱讀

妖刀記

作者:默默猴 類別:武侠

第一卷 荒塚妖刀

東勝洲東海道,時間是白馬王朝承宣七年。江湖子弟江湖老,距離那場逐鹿天下的央土大戰,匆匆已過三十五年。 就在一片太平景象裏,傳說中曾經禍亂東海的五柄妖刀,卻毫無預警地重生,悄悄對正邪兩道伸出魔爪前聖戰的倖存者俱都凋零,這次,還有誰能力挽狂瀾?能夠操控人心的魔刀妖魂,究竟是詛咒還是陰謀?

第二卷 紅螺染楓

據聞妖刀蘇生,重又為禍,天下將陷浩劫。   東海道,湖陽城外古廟中,東海四大劍門齊聚,卻守著一座滿布符文的奇異囚籠,欲以之引來妖刀;籠中所囚何物?此番聚首,明為共阻妖刀亂世,暗則心思諸般,殺伐隱然。然,妖刀何在?何以妖刀必來?   東海道,斷腸湖外,立著一抹小小的身影。耿照等人望著拿著巨大石刀、頭裹重紗的畸零的少女,雨夜電光令她的身段與神態倍增詭秘,少女舉刀而擊,仰天狂喊:“萬--劫--!”然,劫從何

第三卷 暗香疏影

妖刀之危暫解,胡彥之、染紅霞和黃纓等人也隨耿照先入白日流影城棲身。   夜中,橫疏影卻將妖刀之秘私泄於“姑射”。“姑射”所屬,何方之徒?   橫疏影如何也不能忘記,她初遇“姑射”那天,“那人”的一言一語。   “這是“重瞳”。”給她面具的那個人,曾經這樣說:“傳說中,“目有重瞳”乃成仙之兆。戴上這個面具,你才能成為我等“姑射”的一員。”   “我們也算是仙人麼?”“   死而復生之後,只有兩條路可

第四卷 天裂蛛綱

一場算計,十年苦心。奪財寶、奪秘笈、奪神兵,甚至奪人妻女都不稀奇,能奪人姓名、奪走他們血緣出身的,究竟是何等陰謀詭計?又是何方高人所為?   一只紅漆木箱,兩具淒慘屍體一把無主之刀,如何在眨眼間奪走人命?雲上樓中,耿照初試身手,震驚四座,卻被指為“刀皇傳人”!第四把妖刀--天裂血腥現世,又將奪走誰的性命,掀起什麼樣的風波?

第五卷 青鋒赤煉

四府競鋒,局勢險峻。橫疏影正自費神之際,青鋒照來人、獻劍--更是其一脈最高傑作“鈞天九劍”之一,這其中是何因由、有甚圖謀?   東海七大派齊聚流影城,卻懷著一般心思,所為何事?赤煉堂大太保不請自來,帶來六柄斷劍與一樁他親眼目睹的屠戮血案:“那柄刀的刀鍔以上,只是一團火焰!所經之處,無一物不在燃燒,就好像就好像是煉獄一般!”   第五把妖刀現世!它有何異能,又將帶來何種浩劫?

第六卷 五色帝牙

有一種武功,能觸其所觸、知其所能,天下間的高手在他眼中,宛如嬰孩赤裸;   有一種武器,能夠來去無蹤、眨眼斷首,殺手用它奪走了許多生命,僅僅只在一瞬。   有一種奇術,能使你雙眼所見的每一個人都變成刺客,從此不知還能再相信誰;   有一條號稱百足的蛇,能在取命的剎那間,幻化出四臂八劍,成為修羅   黑夜,寒水,江舟。   胡彥之的這一生躲過無數追擊、闖過無數殺陣,按照常理,他和耿照一過赤水,身後便

第七卷 碧火神功

白衣紗笠,不露一絲裸褻,靜靜坐在古廟篝火畔,其風姿便足以傳世但明棧雪的人生至此,她並不覺得擁有絕世的美貌是種幸福。   她要的,是絕世武功!“   你認為我是女魔頭,殺人如麻,我行我素,這一點我不想否認。我費盡心血練成絕學,所求不過“我行我素”四字,沒什麼不敢說的!”但耿照卻覺得她十分可憐--   這一切她到現在都還不知道。除了阿傻死去的大哥之外,那一段過往的所有關係人裏,只有她一人被遺留在過去

第八卷 百鬼夜行

鬼先生所召集的七玄之會,將世間最恐怖的妖魔鬼怪都引到了蓮覺寺來。   大日蓮宗?赤煉堂?三乘論法大會?七玄所有的怪事,似乎都與蓮覺寺脫不了關係。矗立在阿蘭金頂的千年古剎,是一切的開始也是結束;這裏,究竟埋藏著多少秘密?   藏在觀音像裏的奇招?失控竄走的碧火真氣?紫度神掌的雷丹?密室裏的生死拼搏,還有那擁有青黃邪眼的神秘黑衣人   當這些彙集到耿照身上,將造就什麼樣的武功奇境?

第九卷 淩雲三才

淩雲頂傳說的開端,始於一場橫亙數百年之久、涵蓋東勝洲全境的尋寶競賽。   為解開淩雲頂之謎,天下武儒之首在聚星穀搭起擂臺,欲以智慧決定歸屬;無數才智之士齊聚東海,賭上聲名、折籌論戰,共同締造出風華燦爛、古今無雙的智絕傳說--   淩霄絕豔,智比天高!昔日轟轟烈烈的“淩雲論戰”早已落幕,三十年的賭鬥、三十年的謎團,有一人失去家國,有一派群龍無首,還有一樁謎底不知所蹤卅年光陰逝去,才人隱沒、英雄凋零,是

第十卷 赤血神針

武功練得越高,才越知道懼怕--現在,耿照終於深深體悟。   制服鬼王、奪刀救人??從前想都不敢想的事,現在如入無人之境;但為何,孤獨感卻越來越深?剛失去明棧雪,又與阿傻重逢!耿照硬著頭皮袚雷勁,這回是救人還是害己?   天不怕地不怕的瓊飛,終於闖出大禍!昔年棗花村裏一水之恩,符赤錦背後的勢力於焉登場!她不信五帝窟,不信嶽宸風;不信天、不信命,不信公理,不信他人之力??在白皙美豔的紅衣少婦心中,究竟有

第十一卷 億劫冥表

據說“億劫冥表”是個金盒,裝有五帝窟至寶--天雷涎,嶽宸風用以宰製帝門眾人,與雷丹同樣有效。“那盒子十分特別,你一見便能認出。”漱玉節如是說。   她說的是真的。耿照一眼就認出“億劫冥表”,傳說中無法開啟的帝窟寶盒,但驚人的是:他居然知道該怎麼打開!盒中所貯之物難以想像,是漱玉節刻意隱瞞,還是連宗主都被蒙在鼓裏?   避無可避,耿照終於卯上嶽宸風!蘆葦灘頭、湍流江風??熟悉的情境,一切已不同往昔!這

第十二卷 東海一鎮

無論江湖或廟堂,那兩人的存在都不容忽視。他們各自站在“權力”與“清望”的頂點,俯視東海不,該說是天下五道,一是天下士大夫心目中,最硬、最有骨氣的健筆;一是在群雄逐鹿的時代終幕之前,掠過天際的最後一抹慧星。   “你尚有光陰可待,老夫時日卻不多了,一刻放不得。”老人放下筆管,目光如劍:“如你所料,我是蕭諫紙。”   “還不來見見太宗的從龍之臣、東海道的真主”她望著男子,嘲諷已轉成了敬意:“央土大戰碩

第十三卷 拔嶽斬風

-“八荒刀銘”嶽宸風受傷了!   非屬陰謀、不是陷阱,這回,他是扎扎實實受了重傷,而且傷勢怪異,令人瞠目結舌!身負《虎箓七神絕》,隱忍殘毒、心機深沉的當世猛虎,放眼東洲,還有誰能傷他?又緣何將他重傷如斯?   良機稍縱即逝,寶寶錦兒決定展開二度刺殺!暫被收編入鎮東將軍府的耿照,發誓不讓她孤身犯險。“這次,你要聽我的!如此必能殺死嶽宸風!”

第十四卷 八葉使者

“三乘論法”不過是場昂貴精巧的臺子戲:各大僧團齊聚蓮覺寺,高僧們輪流登壇,講經說法,最後由琉璃佛子一統三乘,無數善男信女山呼萬歲,從此服膺朝廷教化   如果“八葉”只是茶餘飯後的談資、早已不存於世的話。   “八葉已派出使者,正潛伏於斯。”目盲的老僧揭示天機:“佛子若是法王,千年佛國將重現於世;如若不是,則八葉使者必除偽瀆!敢問將軍,哪一個比較好?”

第十五卷 惡貫滿盈

嶽宸風奪人家業、淫人妻女,逞兇橫暴,喪盡天良!在耿照看來,此人簡直是無惡不作,死上一百遍、一千遍也不冤。但在鎮東將軍眼中,嶽宸風的所作所為不過小奸小惡;比之於他心目中的真正惡道,顯得既無謂又無聊。   “敢問將軍之“惡”,究竟是什麼?”耿照犯著意氣,抗顏怒問。   慕容柔只是淡淡一笑。“如果我說是開創太平盛世,你可信否?”

第十六卷 血河妖燹

沒有了嶽宸風,真正的考驗現在才開始。“無權無勢並不可悲,可悲的是手握大權時,才發現自己不配。我給了你權柄,現下越浦內外都等著看,你耿某人是個什麼人物。”慕容柔目如鋒鏑,令人生畏。   --除了武功,還有什麼是嶽宸風有、而我沒有的?   耿照頓時陷入迷惘。但沒有時間了。七玄聚首、妖刀現世風暴已席捲而至!

第十七卷 七玄大會

赤煉堂的十太保是女人。   她不僅豔麗,而且還是總瓢把子的女人。與雷萬凜有關的一切誰也惹不起,即使他消失已逾十年,依舊沒有改變。雷奮開若是總瓢把子功業的最後一抹餘暉,雷冥杳就是鬼魂的投影;雷萬凜沒帶她引退,本身就是個謎。   直到復仇的焰火找上赤煉堂。七玄之主、離垢刀屍,還有潛伏長達十餘年的陰謀份子這一夜,還有誰能安睡?

第十八卷 桑木之陰

燃江之夜將盡,血河蕩只餘燼土,但危機仍未結束。戰局丕變,為殺出重圍,耿照只剩下一件武器、一個選擇、一場豪賭--   雪豔青與明棧雪的過往,糾結於何地?落難的天羅香之主,將與耿照擦出什麼火花?隱藏於幕後的黑手一一現身,為逼出總瓢把子雷萬凜的下落,在意外闖入的耿照面前,出現了雙腳人立的青狼橫裏殺出的神秘組織“桑木陰”,究竟是何方神聖?

第十九卷 恩信仇讎

姑射中人俱是煉獄惡鬼,背負血海深仇,還陽討回公道對橫疏影來說,將她打入地獄的又是什麼?落葉別樹,飄零隨風,當年懷抱嬰兒、在冰封大地上踽踽獨行的孤女,是誰毀了她的親她的愛,毀了她的童稚與無憂?   耿照再三壞事,古木鳶忍無可忍,終於使出殺著!“仇恨”是姑射集結的關鍵,更引發妖刀肆虐;三十年前的七玄、七派第一大勢力,各自亡於什麼樣的陰謀奇情?

第二十卷 世間至邪

傳說天佛刺血,玄鱗以鯪綃貯之,做為締盟的信物。千百年來,央土正教、南陵僧團,甚至大日蓮宗都曾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找尋,以證明天佛存在或者不存在,然而從未有人成功。   承宣帝命鎮東將軍取得聖物,欲在三乘論法會上,賜予新任法王。佛血之爭暗潮洶湧,幕後黑手蠢蠢欲動,只可惜它們並不知道:自己費盡心機搶奪的,究竟是什麽東西

第二十一卷 琉璃佛子

“你說佛這麼好,大水沖倒俺屋舍、卷走俺妻女時,佛在何處?俺走幾千裏路來東海,慕容柔卻要趕我們回去,路上不知還要死多少人,佛又何在?”   面對激動哭號、滿面血淚的難民,那人只搖頭道:“佛不在。”眾人譁然。此世無佛,救贖何在?當朝廷旁觀袖手,當鎮東將軍閉門自固,佛的使者要如何拯救苦難的百姓,領他們度過長夜,迎向黎明?

第二十二卷 三乘論法

小院之中變故陡生,韓雪色悍然出掌,風篁死生一線,此局何解?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五人三方一陣亂鬥,不速之客突如其來,竟令眾人齊齊束手,坐以待斃!   眾所矚目的三乘論法,以誰也料想不到的方式召開,更往誰也掌握不了的方向發展!災難臨頭,危在頃刻;把滿山權貴置於刀鋸鼎鑊的,究竟是天真無知的理想家,抑或是無謂生死的狂信者?

第二十三卷 造極之戰

論法會上三戰決!蓮臺首戰,無法戰勝的強敵對上無法再戰的傷兵,無堅不摧的巨劍對上無險可守的薄刃,不容一敗的慕容柔、不容一敗的耿照,他們將如何創造勝機?   碧火神功存在著難以超克的缺陷,耿照在短時間內的快速提升,實與自殺無異!再也無法挽救的功體,是死地抑或轉機?號稱“文鬥”的蓮臺第二戰,又何以戰至裂血倒冠,舍生搏命?

第二十四卷 刃冷情深

邵鹹尊在他身上看見了那人的影子。一樣橫空出世,一樣來歷不明,一樣未受點撥,卻擁有近於武功的敏捷與怪力事隔三十年,屈鹹亨終究回來了,以他不曾想過的方式--   蓮臺第二戰,鮮血染黃沙!付出慘痛犧牲做為代價,鎮東將軍終於掌握形勢,中止這場無益之戰。然而出乎意料的陰謀、出乎意料的陰謀家卻倏然登場,重新啟動了第三場比鬥

第二十五卷 五陰熾盛

這是一處武林秘境,已為世人所遺。相傳穀中有三樣寶物:天佛贈予龍皇玄鱗的殿宇“接天宮城”,玄鱗化出龍形後所遺的巨大屍骨,以及“洞中之月”。   “你信不信五陰大師?”染紅霞問。   “我信。”耿照回答。   “我也信。這樣,就更令人想不通啦。”染紅霞倒抽一口涼氣,顫聲道:“大師說三樣寶物都是真的。他曾經親眼見過就在這裏!”

第二十六卷 於願接天

神話時代,鱗族治世。這是龍皇與天佛並存,幽窮九淵的大軍掃平宇內、所向無敵的輝煌年代。四方皆伏於龍皇腳下,未得皇允,無人能夠仰望。   玄鱗賴以征服世界的,乃“不死之軀”與“無雙之力”兩樣至寶。但至高的帝王仍不滿足。   “我不相信人。你能不能讓刀劍成為我的戰士,讓它們役使持有之人,為我征戰?”

第二十七卷 換巢鸞鳳

登基以來,“得位不正”的耳語從未自獨孤容的想像中消失。如獨孤家老十七這般沒心眼的人,終也疑心起是他的好二哥覬覦大位,害死了兄長,可見獨孤容的憂畏並非無稽。只有老人知道,獨孤容確實背了黑鍋。   “你是說待我成為天下第一,再沒人打得過,老天爺就來收我了,是不是?”獨孤弋笑問。   “對。”異人笑著回答。“此即為“天劫”!”

第二十八卷 我武維揚

關於“武功天下第一”的名頭歸屬,三十年來無有爭議,儘管擁有它的人早已逝去。獨孤弋不喜歡殺人,無奈卻有一雙能瓦解世間一切防禦、令拳掌內功徹底失效的拳頭,使“打敗他”成為違反東洲武學理論的一項難題,試圖阻擋的則更顯可笑。拳自天授,所向皆殘!常人難解、無法傳承的太祖絕學,何以在獨孤弋死後廿餘年,又重現於荒嶺山溪間?

第二十九卷 前塵如夢

獨孤弋一生曾有過許許多多的女人,卻沒一個比得上她。她為他畫過像,一路記下了他從漁村少年走向天下霸雄的模樣;他們交換過很多東西,包括初夜、青春,以及一個從未著落言詮、卻始終都被視若珍寶的承諾……   武功天下第一的太祖武皇帝,臨終前最懼怕的究竟是什麼?強大如他、睿智如蕭諫紙,他們到底犯了什麼錯,使蒼生塗炭,世將不存?

第三十卷 四極明府

這裏是武林中最神秘的所在。此間主人受王公巨賈所托,製造出形形色色的奇淫機巧之器,小至飛蟲爬蟻,大至宮室鬥艦,沒有做不出的。世人懾於逄宮超凡入聖的匠藝,經常忘了在多年積聚下,此人亦富可敵國,更勝公侯。   欲效雲天何師古?紛紛奪將造化功!終年霧鎖的覆笥山,今日為迎貴客,中門大開!面對蓮臺之謎,誰才是獵人,誰又是獵物?

第三十一卷 冷爐開道

在鬱小娥心中,惡夢從來都不是虛無飄渺。它非常具體,簡單而明瞭;越覺不可能發生,越害怕一旦成真,將非任何人能承受。她深知真正的天羅香有多脆弱,因此掙扎摸索,以自己的方式變強,沒料到危機來得如此緊迫——不僅是鬱小娥,對天羅香、染紅霞,乃至耿照……這一夜所發生的,是血淋淋的惡夢重現。   問題是:要到何時,才能自惡夢中蘇醒?

第三十二卷 枯澤血蛁

耿照一生從未如此害怕。飽受淩虐,過去堅信不移的信條並未拯救他,未在希望滅絕時驅走災厄,留存善良。因為失去,方知過去擁有這麼多;因無能為力,才體悟到自己何其脆弱——沒有力量的正義,不過是誇誇其談,徒惹訕笑;伸張公理,須有相應的實力,才能被人聆聽。但耿照萬萬沒想到,扭轉乾坤的新力量,竟來自最深層的恐懼!

第三十三卷 龍皇祭殿

鬼先生的“七玄合一”計畫正如火如荼展開。胡彥之深信,以兄長之智,決計不會冒險以一敵六,七玄大會必有蹊蹺。 直到十九娘將鬼先生的佈局和盤托出,老胡才驚覺形勢竟已如此緊迫——這個盟會,絕不能開! 須在七玄各派首腦齊聚前,便將集合地點,連同鬼先生的佈置徹底破壞,以絕後患……而戰場,便在素有“鬼蜮”之稱的無央寺!

第三十四卷 誰主七玄

棄兒嶺萬安邨內一場鏖戰,為鬼氣森森的七玄大會揭開序幕!鬼先生展開「血祭」的目的,究竟為何?深夜離家的少女、擅作主張的部下、為義反目的手足……一切看似失控,最終又是何人算計?  無星之夜,鬼蜮祟隱,無央寺的初心會後,角力才正要開始。三條路線、四組人馬,鬼先生開出於己不利的條件,為何他的笑意卻令人如此驚心?

第三十五卷 浮鼎山莊

一個時辰內,七玄的立場有了翻天覆地的改變:漱玉節與薛百螣反目,聶冥途擺了祭血魔君一道;原本應該死掉的人,忽自禁道中出現……往事有多不堪,現實便有多殘忍。這一夜,究竟是誰脅迫了誰?   桐鄉浮鼎猶餘烈,青羽庇蕙亦仙鄉!三十年前連環錯,如今距揭破陰謀家的假面具僅只一步,蕭諫紙故地重遊,能否戡破迷障,直指真相?

第三十六卷 機關算盡

七玄大會之上,變數陡生,意料之外的新規則,卻帶來意想不到的壞結果。“平安符”買來的,非是趨吉避凶的保險,而是打亂通盤設計的混沌!一統七玄既免不了要流血,是誰擂響了第一通鼓聲?   密室裏的王座、不該被聽見的交談……與祭殿僅一牆之隔,耿照卻意外發現了陰謀家的廬山真面目!那樣的人……為何要策劃如此可怕的陰謀?

第三十七卷 勝者為王

局中設局,招裏藏招,即使身陷困局,七玄內從來就沒有任人宰割的弱者!面對橫生的枝節、不速的來客,鬼先生猶能機變百出,一一應對,直到那把銀鈴般的笑語透出藕紗,隨著搖晃小轎漫入殿堂……   塔頂寶座轉出,支頤跨腿的少年俯視眾人,帶著一縷陌生邪笑。壓倒性的力量、殺伐決斷的冰冷,這是新生的龍皇,抑或覺醒的煞星?

第三十八卷 狡狐絕計

唰的一聲,明棧雪解開胸口系結,綴著紅綠花的米色緞裙應聲滑落,上身的蛋青色紗襦大敞著,耿照發現她連抹胸也沒穿,雪肌在晃搖的豆焰中看來,帶著一抹月華 幽蒼,起伏的光影映出絲滑般的結實肌束。   「乖乖的,別驚動了隔壁……」女郎膝掌交錯,白皙的胴體爬出絲緞衣甬,如一頭優雅的雪豹,由榻尾款擺而近。「壞蛋!想我不?」

第三十九卷 統攝群邪

江湖廟堂,自難兩立。耿照一旦出任盟主,父親姐姐、流影城的師友……都將遭受牽連,其巨寇之路尚未開展,已然蒙上血影。面對眾姝擁戴,耿照該何去何從?   「你只能選一邊。」明棧雪語重心長。「你以為,慕容柔願意為你心目中的太平盛世,提供多少奧援?」他什麼都不會給我的,耿照心想。因為在將軍心裏,早有一幅盛世藍圖……

第四十卷 舊日曾好

若胤丹書知道,這名少女日後將逼死自己,他會選擇救她一命麼?還是會,蠶娘悲傷地想。「醫者父母心。」她彷佛能聽見他笑著說,毫不把渺不可知的命數放在心上。   只有蠶娘知道,杜妝憐真正背叛的是什麼。這兩人有過一段剔瑩的青春,彼此交換過極其珍貴之物,回憶起來會閃閃發亮的那種;無論有著何種理由,她都無法原諒杜妝憐。

第四十一卷 初犢望泣

祭血魔君想不起來,距七玄大會結束,到底過了多久。這對講究精准操刀的他而言,是從來沒有的事。   那頭髮瘋的老狼自出禁道起,便計畫地狙擊他。卑劣的毒計、陰狠的手段,毫不猶豫地牽連旁人,渾無顧忌,沒有理由……回家的路途超乎想像地遙遠。這場殘酷荒謬的無益拼搏,將揭開多少秘密,逼出何等樣人;而最終,又是誰將倒下?

第四十二卷 寒潭豔跡

老人揚眉嗤笑。“看來,你以為自己練就絕世武功,已有匡扶正道的資格,才來耀武揚威麼?”   “臺丞誤會了。我以為就算世間至惡,在清算之前,也該聽聽他的說法。有些理由雖無法被原諒,起碼應該被聆聽。”   耿照為他添了白飯,將碗推至老人面前。“開口之前,當好好吃一頓,吃好了,才有交代的氣力。就算是你也一樣,古木鳶。”

第四十三卷 當世佛主

“我受座師之命,下山尋七水塵。我文殊師利院傾八院所藏,編成一部圖冊,詳列七水塵的行跡、可疑人選等;本應按圖索驥,無奈與你打惡人之時,被惡人毀去了,線索全斷。”   “等一下!文殊師利院……是哪里的寶剎?”耿照驚問。   老人有些不好意思,搔了搔腦袋。“是老朽的師門,日蓮八葉院之一的文殊師利院。怎地我沒說過麼?”

第四十四卷 時禦六龍

沉沙穀秋水亭,為與疑犯四目相對,確認其愆,蕭諫紙幹冒奇險,約見“隱聖”殷橫野。深思熟慮的佈局,卻有意料之外的發展,同時現身兩地的隱聖和“權輿”,誰才是諸惡之源?   昔日鯤鵬學府的絕學、象徵天下明宗的《八表遊龍劍》,今日再現塵寰!咫尺之內脈鎖功凝,長劍劃開諸物皆停的絕陣,是正義終將戰勝邪惡,抑或與敵俱亡?

第四十五卷 鳶肩蟬腹

沉沙穀秋水亭,為與疑犯四目相對,確認其愆,蕭諫紙幹冒奇險,約見“隱聖”殷橫野。深思熟慮的佈局,卻有意料之外的發展,同時現身兩地的隱聖和“權輿”,誰才是諸惡之源?   昔日鯤鵬學府的絕學、象徵天下明宗的《八表遊龍劍》,今日再現塵寰!咫尺之內脈鎖功凝,長劍劃開諸物皆停的絕陣,是正義終將戰勝邪惡,抑或與敵俱亡?

第四十六卷 裘狐袖羔

面對三才五峰,凡人一切武功伎倆,皆屬枉然!陰謀暴露,隱聖開殺,道義光明指所向,誰人能擋?獨步古今的天才聶雨色絕陣被破,最後屏障即將失效,分光化影之前,世間還有哪一處可逃?   心若淵泉列姑射!隨龍吟、流雲等成員現世,姑射真貌逐漸浮上檯面,其極力抵禦的「混沌」究竟是什麼?殷橫野的「權輿」面具,又是得自何處?

第四十七卷 驚夢逝鴻

狹小的牛車內,豔福來得措手不及。事態就這麼往最荒謬的方向傾斜,急遽的失控宛若墜崖……   面對爬上身的赤裸少女,他該欣然笑納,抑或挺而揭穿背後的鬼蜮人心?孤身凝視著城僻靜流的耿照,接過一根隨手遞來的釣竿。他並不知道,這場看似平淡的邂逅,日後在武林中傳頌百年,為人所樂道。江湖秋水應無多,刀神之師,於焉現身!

第四十八卷 冠纓索絕

纏入一念,以成帝心。金貔朝無敵於天下的秘密,就在這《不敗帝心》之上,長孫旭恃以成就渾厚內功,不遜於奇遇連連的耿照。而帝心帶給刀皇,又是什麼? 沉沙穀戰後,蕭諫紙身殘、殷橫野隱匿,臺面下的較勁卻無一刻稍停;親手砍下七叔頭顱的阿傻,更將迎來上意的決裁……古木鳶與平安符陣營局至收官,究竟龍蟠隱聖,誰是國手?

第四十九卷 破府刀藏

當今世上,以三門刀法為至高:稽神、聖斷、不周風,百年來未曾交手,是以決不出天下第一。如今稽神刀法絕傳,西山金刀門未聞精擅《不周風》的高手,只武登庸的《皇圖聖斷刀》獨自熠熠,刀中稱皇。   三日三問,刀皇能否徹底改造耿照,得以對抗峰級高手?而不站在耿照這邊的,又豈止時間而已?流言戰方興未艾,平望那廂變數再生——

第五十卷 錙雨劫灰

數百年前,「風逐萬裏」舒夢還輔佐武皇承天,開創金貔朝,封成驤公;而後君臣反目,舒夢還被幽禁於越浦城郊某處。不知何故,武皇終是將他放回領地,舒夢還和追隨他的家臣們,遂成為漁陽七砦的始祖。殷橫野抬望門匾之上,以驤公體書就的「不如歸」三字,並未意識到這座驤公幽邸將是決戰之地,也不理解匾書向他預示的命運……
我要評論(0)

妖刀記

  東勝洲東海道,時間是白馬王朝承宣七年。江湖子弟江湖老,距離那場逐鹿天下的央土大戰,匆匆已過三十五年。
  就在一片太平景象里,傳說中曾經禍亂東海的五柄妖刀,卻毫無預警地重生,悄悄對正邪兩道伸出魔爪......前圣戰的幸存者俱都凋零,這次,還有誰能力挽狂瀾?能夠操控人心的魔刀妖魂,究竟是詛咒還是陰謀?

聲明:以上作品均由作者自主上傳,不代表河圖文化的觀點或立場。感謝作者授權發佈,請大家共同保護作者權益,拒絕盜版。

收藏 評論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