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掌上閱讀

第二十章

第二天早上,張老師施施然睡醒,舒服的伸了個懶腰,伸手往身邊探去,卻發現床上已經空空如也,媽媽已經趁張老師熟睡時悄然離去,張老師有些失落的聞了聞遺留在床上媽媽身上的少婦體香。

媽媽走時把一切和自己有關的東西都帶走了,包括張老師從包里拿出來的連襪高跟鞋,或許是為了不留下任何證據,如果不是房間里還遺留著媽媽的體香和一股淡淡的精液味道,還有床上已經干涸的精斑,張老師都要以為昨天是做了一場春夢。

而媽媽則在家里浴室抽泣著努力的清洗自己的身體,一遍又一遍,雖然下身已經恢復閉合,但那略微的紅腫依然提醒著媽媽昨天所受到的遭遇,好不容易洗完,媽媽呆呆的看著鏡中的自己,美麗的容顏下是前凸后翹的身材,本來這美好的一切都該只屬于自己的老公,如今自己卻被人生中第三個男人占有。

想到猥瑣的張老師,自己一向對其嗤之以鼻,卻不明不白的失身于他,自己又該如何擺脫他接下來的糾纏,為了自己的老公,為了自己的家庭,媽媽溫柔的臉上顯露出了一絲剛毅。

穿好衣服,媽媽來到臥室,打開衣柜翻開層層衣物,從最里面翻出一盒藥,取出一顆閉上眼吞服下去,臉上閃過一絲悲哀,藥盒上赫然寫著口服長期避孕藥。

自從上次在家里被賴校長突襲,痛定思痛的媽媽或許知道不滿足賴校長5次的約定賴校長是肯定不會放過自己。

不知道是認命,還是只有這唯一能暫時保護自己,雖然內心仍然堅持,但是被逼無奈的媽媽內心又承受著如何的痛苦,不然也不會鬼使神差的跑去酒吧喝酒,讓張老師有機可趁,一件一件機緣巧合的事就像圈套一般一層層把媽媽這個人妻少婦裹進深淵。

媽媽癡癡的看著掛在床頭的結婚照,那個時候圍繞自己的只有幸福,老公,你什么時候才能回來啊…媽媽喃喃自語道。

想著電話里老公對自己的承諾,也成了自己現在唯一的依靠指望,拿起手機猶豫再三,還是放棄了給爸爸打電話。

媽媽總是這么溫柔賢淑善解人意,平時也從來不會打擾爸爸的工作,媽媽深知爸爸在外打拼的辛苦,漂泊異鄉承受的壓力必然也是非常大的,這樣的兩地分居更是讓媽媽無時不刻的思念著爸爸,但此時的爸爸卻不知道自己老婆是多么需要自己的保護。

而我這兩天周末在爺爺奶奶家,畢竟年齡還小,很快和周圍的孩子打成一片,雖然已經上了一學期的初一,也很快適應了爺爺奶奶家沒有電腦的環境,特別是鄰居家的回來了一個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子。

第一眼我就被她深深的吸引住了,長長的頭發,文靜的長相,我用了1天好不容易和她搭上了話,得知她叫雯雯,小孩子之間并沒有那么多戒心,很快我們就成了朋友,我心中對她也有了一番好像超越友誼的情愫。

周二媽媽把我接回學校參加期末考試,我準備和媽媽好好說說這個假期讓我就在爺爺家度過,雖然媽媽也會放假,但一般假期里媽媽會給學校里準備走藝考道路的學生們補課。

走廊轉角處,這兩天本來一直躲避著張老師的媽媽被張老師堵了個正著,媽媽低下頭就想走開,張老師卻左右的一次次堵住媽媽離開的步伐。

「楊老師,你別走啊,我們聊聊。」

「沒什么可聊的,你讓開。」

「別這么絕情,一夜夫妻百夜恩,那天可讓我回味無窮啊。」張老師猥瑣的說道。

「你無恥。」媽媽氣得渾身發抖,卻顫抖著不知道說什么。

「我怎么無恥了,是誰被我肏到泄身了?」張老師邊說邊抓住媽媽的手臂。

「你放開,我…我…」被張老師抓住手臂的媽媽被嚇的心驚肉跳,生怕被其他人看見,幸好這時考試結束的鈴聲響起,張老師才放開媽媽,媽媽趕緊逃走,張老師看著媽媽逃離的嬌美背影懊惱的憤恨著怎么鈴聲響得那么巧,考試結束后學校一下子又熱鬧起來,下午考試結束后媽媽就帶著我離開了學校。

「媽,這個假期讓我去爺爺家吧,你也好好休息休息。」看著媽媽專心開車的側臉,我小心的詢問著。

「哦…好。」媽媽仿佛有些心不在焉。

「那這你還要上班,我…」

「這回去收拾東西我送你過去吧。」不置可否,確實平時爸爸在家里還可以照顧下我,現在爸爸長期出差媽媽還得等周五初三的畢業典禮后才能放假,于是媽媽干脆的同意了。

我不知道的是媽媽左思右想自己現如今所處的狀況最好是處理好之后再讓我回家里面,雖然如何處理還沒想出來,但是起碼自己單獨思考處理會好一點,起碼避免了一些暴露的風險。只是媽媽不知道后面是能徹底擺脫還是會一步一步的越陷越深。

而后這幾天媽媽都盡量不單獨行動,一直和李老師一起,李老師也因為丈夫關押在看守所而焦頭爛額,張老師一直也找不到辦法單獨接觸媽媽,周四下班后媽媽把李老師送回家,自己也驅車回到小區,進入樓道還有2層到家時突然被一道身影超過然后擋住去路,低頭走路的媽媽抬頭看清后驚嚇的連連后退,直到退到墻邊才退無可退。

「你要干什么…」媽媽驚恐的低聲問到。

「我要什么呢,你繼續躲啊,看你還怎么躲。」原來張老師這幾天幾欲接近媽媽,但都沒找到機會,心忍難耐的張老師于是今天一路跟蹤媽媽直到走進樓道才現身。

「你別過來,你過來我叫人了。」媽媽不知道怎么辦,佯裝強硬的說道。

「你叫啊,讓你的鄰居都來看看美麗端正的楊老師正在偷人。」張老師有恃無恐般靠近媽媽,一手環過媽媽的香肩把媽媽靠到自己懷中,一手就要伸向媽媽高聳的胸乳。

「啊不…」媽媽差點一聲驚呼,使勁的壓抑下來,伸手死死的阻止張老師的手。看著媽媽不敢大聲呼救,張老師知道自己賭對了,越是貞潔端莊的女人,也就越愛惜自己的名聲,特別是當自己老公不在家時,如果現在叫人出來,自己把那天晚上得事說出來,就算媽媽不承認,但是這種事情只要傳開,就由不得媽媽否不否認了。

張老師的嘴吻過媽媽的秀發,深深的吸了一口少婦的專屬體香,一只手突破媽媽的防線一下子按到媽媽的胸乳上,緊接著揉搓起來,媽媽身體一僵,眼眶立即紅了起來。

「不要…你放開我。」張老師哪里還管媽媽的哀求,聽著媽媽軟糯的聲音更加激發起來張老師的獸欲,堅挺的乳房雖然還有襯衣和乳罩的保護,但仍然隨著張老師無恥的揉捏開始變幻形狀。

「楊老師,我怎么感覺你的胸部變的更大了?」看著美少婦屈辱的表情,張老師探頭想要品嘗媽媽的香唇,發現張老師意圖的媽媽趕緊扭頭,卻被張老師一下子親到臉頰上。

「楊老師,走去你家里玩玩。」張老師把媽媽壓到墻上,一手繼續揉捏著媽媽的胸乳,一手探到了媽媽的翹臀上,本來干凈平整的襯衣,現在已經起了褶皺。

「不,我…我兒子在家里。」媽媽趕緊拒絕道。

「那去我家,走。」

「不行…我求你,讓我想想好嗎?」胸前和屁股上受到的侵襲一直不停,媽媽只想擺脫,只好先把張老師穩住。

「想多久?」張老師左手不停,順著褐色的筒裝裙探到裙角的下擺,然后一下子伸進了裙子里,撫摸起媽媽被黑色絲襪包裹的筆直大腿起來,趁媽媽拿出一只玉手阻止自己快要探到大腿根部的臟手時,張老師揉搓著媽媽玉乳的手一下子解開了媽媽襯衣的一顆紐扣,不顧媽媽的低聲驚呼,就要從媽媽的領口把手鉆進去,媽媽趕緊死死的拽住張老師的手。

而順著絲襪大腿慢慢向上侵襲的手也開始想要探到媽媽大腿內側,媽媽只能緊閉自己美腿,而筒裝裙已經被張老師的手撩撥到了大腿根部,一雙筆直修長的絲襪美腿緊緊閉合著,因為張老師的進攻還有一點些微的左后扭動。

「明天,明天再說。」兩個人這樣僵持著,但媽媽知道自己在強壯男人一次次的進攻面前根本沒有辦法堅持多久,只得無奈的敷衍答應。

「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可別賴賬。」看著媽媽似乎要順從自己,張老師想著明天就明天,反正自己獨身一人,就給媽媽一天緩沖時間,反正后面的日子還長,想著后面能慢慢享用眼前的美人。

張老師也就不再逼迫媽媽,正好此時樓道上面傳來了腳步聲,媽媽趕緊推開張老師整理了下胸前的衣服裝作鎮定的上樓回到家中。

轉身把門鎖好,屈辱的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掉,對張老師的厭惡仿佛在這一刻到達了極點,被張老師猥褻還不如被賴校長…

起碼賴校長還像個男人,媽媽不知道怎么腦海中突然冒出這樣的想法,自己怎么能有這樣的念頭,努力驅除雜念,為今之計如果張老師明天再找自己,自己一定抵死不從,就算魚死網破,也要守住自己的底線,媽媽咬咬牙下定決心。

第二天上午,畢業典禮開始了,今天媽媽干練的把頭發扎起,意見寬松的長袖T恤,一條藍色牛仔褲,這樣的穿著讓媽媽有了一絲安全感。

典禮流程正常開展著,下面有請本校校長來為典禮致辭。

只見賴校長施施然走上講臺,賴校長的突然現身讓媽媽大吃一驚,而賴校長的目光也仿佛看向媽媽,微笑著點了點頭,媽媽下意識的低頭,卻發現旁邊的李老師如坐針氈,轉頭卻又發現張老師正邪魅的看向自己,思緒混亂的媽媽典禮的后半程基本都在走神,只隱約聽見什么賴校長輕傷不下火線,帶著傷痛仍然不忘革命工作云云。

典禮結束后媽媽發現張老師正在尾隨自己,可典禮結束后人群紛紛散去,李老師也不知去向,慌不擇路的媽媽不知不覺間走到了頂層過道,一不小心差點撞到了一個人。

「楊老師,你忙著來見我嗎?」

「賴校長,你…你不是在醫院嗎?」媽媽定睛一看,竟然是賴校長。

「我是在醫院,不過我傷不嚴重,那都是我裝的,馬上快拆線了,當然,捅我的人一定會付出代價的,你說對嗎?」看著美麗的媽媽,賴校長耐心解釋道。

「什么代價?明明是你先…」媽媽下意識問了一句。

「在這個地界,黑白兩道我還是能說上話的,我就是理,沒什么先不先的,你怎么看起來很焦慮,你碰到什么事了嗎?」賴校長不忘炫耀的說道,但看媽媽似乎像在逃脫什么人一般,而此時張老師正好在樓梯口探頭探腦,聰明如賴校長一下反應過來一定是張老師在騷擾媽媽,賴校長頓時怒氣沖天,自己看上的女人怎能容忍別人騷擾。

「我去搞定。」賴校長不置可否的朝張老師走去。驚魂未定的媽媽看著賴校長不高此時卻有些偉岸的背影,不知道賴校長對著張老師說了些什么,而張老師卻只顧點頭哈腰,臉上還帶有一絲恐懼,頓時心里對張老師更加的鄙夷。

「冪冪,你放心,他再也不敢來騷擾你了,有我在,沒人能欺負你。」賴校長把張老師趕走后走到媽媽身邊溫柔的說道。

「好了冪冪,沒事你先回去吧,記得有什么事情就給我說,我給你擺平,我這還有事,就不和你多說了,改天我們出來好好聊聊。」看著媽媽并沒有抗拒自己的親密稱呼,深諳女人心理的賴校長轉身離去。

看著賴校長離去的身影,心亂如麻的媽媽不知道接下來的路該怎么走,難道賴校長就真的這么權勢滔天,就算對李老師動手動腳被發現之后倒霉的也是李老師的老公,現在幾句話就把張老師打發走,而剛剛挺身而出保護自己的樣子竟然有幾分像以前熱戀時候的爸爸…

第二天周6,把手里工作最后收尾之后學校也就徹底放假了,果然今天張老師看見自己就如同耗子見了貓一樣躲得遠遠的,媽媽暫時松了口氣,但想起賴校長卻又像胸口壓了塊大石頭一樣喘不過氣,想著連警察都不能把賴校長怎么樣,媽媽更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賴校長的回歸,難道自己真的只能…

不知不覺辦公司已經只剩自己一人,媽媽正待收拾東西回家,賴校長卻走了進來。

「楊老師,準備回家了嗎?」

「…」心亂如麻的媽媽不知該如何面對賴校長,生怕對方提出兌現最后一次約定的要求,畢竟現在自身還不知道如何拒絕。

「這么久沒見,我確實有些想你來,想跟你說兩句話,你別怕,那個小張沒有再騷擾你了吧?」

「沒有…」

「沒有就好,他要是再敢騷擾你,看我不找人打斷他的腿。」

「謝…謝謝。」媽媽不知道說什么好,雖然賴校長幫自己擺脫了張老師的糾纏,但賴校長又何嘗不是一頭更加兇猛的餓狼。

「我們之間說什么謝謝,這樣吧,明天我約你你請我吃個飯,就當感謝我了,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賴校長趁熱打鐵的說道,不給媽媽拒絕的機會,轉身立馬離朝門外走去,學校里已經安靜下來,媽媽本待拒絕,卻怕四下無人惹怒賴校長,到時候可能面對的局面會更加危險。

雖然賴校長沒有明說,但是媽媽心里清楚賴校長星期天約自己,恐怕只是為了兌現最后一次的約定,想到這里媽媽心亂如麻,雖然賴校長并沒有像以前一樣強迫媽媽,如果不是賴校長前面的無恥,換個人還真以為賴校長是什么光明磊落的好人,媽媽糾結著,該如何保護自己呢?

實在也想不到什么好的辦法,心亂如麻的媽媽把門關好,一個人心不在焉的一邊整理假期補課的教案一邊苦思明天應對的方法。

學校里越來越安靜,現在已經差不多快6點了,所有人基本已經放假離開,靜謐的門外仿佛又隱隱約約傳來賴校長的聲音。

媽媽透過窗簾的縫隙小心的朝外看去,沒有看到賴校長,卻看到李老師遠遠的從過道走過來,只是怎么感覺李老師有點不對勁,卻又說出來具體哪里不對勁,隨著李老師越走越走,媽媽的美眸逐漸因為驚訝而睜大,不對勁的地方原來是李老師走路的姿勢,現在李老師走路總感覺有些別扭,腰胯間扭動的幅度似乎有些不正常,兩條修長筆直的美腿之間似乎不能并攏而留有一絲縫隙,嬌俏的臉上妝容也有些暗淡,眼睛上的紅腫也明顯是哭過之后形成的。

「李老師,你慢點,我送你吧。」賴校長從后面追來,李老師聞聲更加加緊了步伐,但令翹臀扭動的幅度更加大,媽媽此時如何還不明白發生了什么,此時的李老師分明是云雨之后的狀態,雖然表情哀泣,但承受雨露后眉眼之間的一絲嬌媚卻怎么也掩蓋不了。

「李老師,你放心,我答應你的事一定辦到。」賴校長快步追上李老師,一只手逗弄似的拍了拍李老師的臀部,李老師終于忍不住奔逃般沖了出去。

媽媽看到賴校長一副勝利者的表情,這樣的表情也是每當賴校長欺辱自己之后會表露出來的,這幅猥瑣的笑臉,也是媽媽揮之不去的夢魘。

竟然連李老師也…

媽媽心中的驚懼更加無以復加,想起自己和李老師以前的私密對話,兩個人都是傳統從一而終的女人,每當說起和老公恩愛的場景,兩個人都同樣充滿了幸福的表情,為什么事情會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難道守住自己的貞潔就這么難嗎?

媽媽渾渾噩噩的回到家,腦海中都是賴校長那猥瑣淫笑的臉。

第二天,媽媽很想把手機關機,又怕賴校長找到家里來,更怕自己逃避惹來賴校長更猛烈的報復,也罷,就讓事情在今天做個了結,或許自己就可以過上以前正常的生活了吧,媽媽安慰自己。

一個上午,賴校長都沒有聯系自己,媽媽松了一口氣,心想或許賴校長有其他的事情,這樣正好。

下午4點,電話鈴聲卻突然想起,媽媽嚇了一跳,拿起手機一看,害怕什么來什么,正是賴校長打來的電話,媽媽猶豫再三,還是接起了電話。

「楊老師,我在你小區后門等你,給你20分鐘時間收拾,等不到我就上來接你哦。」耳邊傳來夢魘般的聲音,電話那頭的聲音不容置疑,也由不得媽媽拒絕。

掛斷電話后媽媽悲哀的仿佛認命般收拾起自己的妝容,脫去居家服,里面一套黑色的蕾絲內衣把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示的淋漓盡致,穿上一件高領長袖黑色毛衣,這樣完全的包裹或許能讓媽媽有一絲安全感。

想起賴校長再電話里要求的今天去高檔餐廳必須穿黑絲打扮優雅,媽媽拿起一雙高檔黑色絲襪朝自己完美無瑕的美腿上套去,再穿上一條黑色齊膝窄裙,后面微微開叉,更突顯媽媽身材修長的優勢,美腳套上一雙細高跟,小巧的耳珠上戴著白色珍珠狀耳環。

小心的來到小區后門,確認周圍沒人后,媽媽快步走出小區,賴校長已經在車邊站好。

今天賴校長也精心的穿上了一套高檔西裝,雖然臉上的猥瑣怎么也抹不去,看到媽媽施施然走來,賴校長眼睛一亮,這樣成熟美艷的少婦,自己今天必須好好徹底的征服她,賴校長暗暗下定決心。

強忍自己內心的獸欲,賴校長努力表現得大方,貼心的給媽媽打開車門,一舉一動都想要突顯自己儒雅紳士的一面。

來到餐廳,賴校長熱情的給媽媽介紹菜單,做著一個男人應該做的一切,即便在高檔餐廳,美麗的媽媽仍然不可避免的成為了最靚麗的風景,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媽媽身上,許多男人眼中也帶著嫉妒,而賴校長矮胖猥瑣的身軀和媽媽在一起就顯的有些滑稽,其他人竊竊私語中也仿佛在說這一定是干爹和干女兒,又或者是老板帶著秘書來吃飯,反正如此美麗的女人又怎么可能和這樣的男人扯上關系。

賴校長并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心想要是你們這樣這是一個端莊貞潔的人妻少婦,那更不是要妒火沖天。媽媽已經記不得有多久沒有來這種地方了,自從我出生之后就開始家庭的平淡生活,但那樣平淡幸福的生活卻就是媽媽想要的,和自己深愛的老公長相廝守,相夫教子,媽媽搖了搖頭,努力甩開一切雜念,今天就把事情做了了斷吧。

吃完飯,賴校長提出散會兒步,媽媽也沒有再拒絕,似乎已經接受命運的安排,已經認命,也或許是認為今天過后賴校長會遵守承諾不再和自己有糾纏。

天色已暗,賴校長小心的牽起媽媽的手,沿著僻靜的河道旁慢慢走著,柔弱無骨的小手牽起來是那么的滑膩,賴校長對爸爸的嫉妒又多了一分,媽媽下意識的掙脫眼見拗不過賴校長也就不再掙扎。

兩個人就如同情侶般邊散步邊閑聊,但基本都是賴校長在努力的想要逗笑媽媽,而媽媽只是偶爾的敷衍,幸好這里已經遠離媽媽的生活圈,不會遇到熟人。

媽媽小心的應對著,期望時間可以過得快一點,期間兩人坐在走道的長椅上休息了一會兒,賴校長也沒有什么過分的舉動,賴校長也只是輕撫了幾下牽著的柔荑,不知不覺前面出現了一棟大樓,賴校長牽著媽媽朝大樓走去。

「不,我不去那里。」

「為什么,進去休息一下啊。」

「我不…不在外面過夜。」原來這棟大樓是一個單獨坐落在市郊的酒店,媽媽使勁甩賴校長的手,原本下定的決心臨到頭卻又開始動搖,進入酒店后會受到的遭遇不言而喻。

「沒說過夜,只是上去休息一下。」賴校長解釋道。

「我不。」媽媽搖頭拒絕。

「我們說好的,總要遵守約定吧,難道你想一直和我糾纏不清嗎?」賴校長循循善誘著。

幾番交流,強硬的媽媽逐漸開始慢慢軟化,清麗秀雅的臉也有了一絲焦愁,賴校長見狀伸手摟住媽媽柔軟的腰肢,趁媽媽猶豫時把媽媽帶向酒店的方向,而媽媽心中縱然萬般猶豫、糾結,卻又不自主的邁開步子被賴校長摟著前進。

此時爸爸正在酒店房間修改下一場報價的方案,長期異地出差不間斷的工作難免讓人產生孤獨寂寞感,身后蘇雨倒了一杯水放到桌上。

「老陳,喝口水,休息一下吧,別這么拼命,反正也不急于一時。」

「馬上我把這個這里做好就行。」爸爸仔細核對著報價的金額,蘇雨癡癡的看著爸爸認真工作的側臉。

經歷過上次的事情之后兩個人之間的關系仿佛更加親近也更加微妙了一些,蘇雨看向爸爸的眼神中也帶有一絲喜愛以及崇拜,爸爸到公司后短短時間就展現出了自己很強的工作能力,雖然高強度的工作一項接一項,但爸爸猶如拼命三郎一般日以繼夜的攻克了一個又一個的難關。

女人本就崇拜強者,而蘇雨的遭遇就更是讓她不可抑制的喜歡上了爸爸,盡管最開始接近爸爸是張總的命令,但蘇雨已經慢慢意識到自己已經開始假戲真做了,可是這樣會傷害爸爸的家庭,所以蘇雨心中仍然在猶豫。

看著爸爸有些疲累的動了動肩膀,蘇雨并不可以的伸手摸向爸爸的肩膀想要給爸爸捏一下,猝不及防的爸爸下意識的躲避,卻不料把放在桌邊的水杯打翻,一整杯水都倒在了蘇雨的黑色制服裙子上。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給你擦擦。」爸爸趕緊拿紙努力的給蘇雨擦拭著裙子,卻沒注意此時的尷尬,水滴順著裙子流到絲襪上,爸爸沒想那么多努力的擦拭著,隨著紙巾吸收水分,爸爸的手指不可避免的觸碰到了蘇雨的絲腿,此時的爸爸才察覺到尷尬,慌忙抬頭卻不料蘇雨此時正彎著腰。

「啊」蘇雨一聲驚呼,爸爸正好一頭撞到蘇雨的乳房上。

「對…對不起。」爸爸手足無措,不知道說什么好。

「我就這么令你討厭嗎?」

「什…什么?」爸爸驚訝于蘇雨說出這樣的話來。

「我漂亮嗎?」

「漂…漂亮,對不起…我。」尷尬的氣氛仍然彌漫在房間中,看著蘇雨哀怨的眼神,爸爸自責的說道。

「你不用多說了,我的心意你還不明白嗎?如果你不討厭我,就別再拒絕我對你的好。」蘇雨打斷爸爸,女人一旦大膽起來,熱情似火。

「我知道你我都有家庭,可你知道我的婚姻對于我來說可有可無嗎?我不奢求你給我什么,我也不會打擾你的家庭,只求我們兩個單獨在一起的時候你別對我那么冷淡。」蘇雨激動的說道。

爸爸依然手足無措的呆立著,面對蘇雨的深情告白,爸爸更加不知道如何表達,以前都是媽媽身邊一大堆追求者,爸爸都是圍繞在媽媽身邊,從來不知道被人追求是這樣子的感覺。

「你不用說話,你就按我說的做就行了。」蘇雨不由分說,解開自己襯衣的紐扣,一雙被蕾絲胸罩包裹的酥胸出現在爸爸眼前。

爸爸正待說話,蘇雨一下子用嘴堵住了爸爸的嘴,幾番推搡后爸爸終究沒有做到坐懷不亂,蘇雨脫下爸爸的褲子,讓爸爸坐到床邊,溫柔的握起爸爸的陰莖,靈巧的舌頭開始給爸爸做起按摩來。

這是爸爸從來沒有體驗過的,傳統的媽媽根本不會做這樣的事情,可爸爸哪里知道,自己貞潔傳統的妻子,被其他男人強迫獻出了自己珍貴的口交。無與倫比的享受讓爸爸喉嚨忍不住呻吟,在蘇雨高超的技巧下爸爸很快繳了槍,看著蘇雨勾魂的眼神,在爸爸驚訝的神情中把爸爸的精液全數吞了下去。

「我…」蘇雨用眼神制止了爸爸想要說的話,再次含住爸爸肉棒,本已經疲軟的肉棒慢慢恢復了過來,而蘇雨此時一身OL制服的打扮也是爸爸一直想要讓媽媽穿著做一次的。

但傳統羞澀的媽媽卻怎么也不同意,當爸爸的肉棒徹底勃起后,蘇雨把爸爸的衣服全部脫光,然后一邊扭動一邊緩慢的脫著自己的衣服,這樣子的魅惑讓爸爸深陷其中。

這是媽媽從不曾有過的嬌媚,女人的嫵媚在一刻顯露無疑。而當蘇雨準備垮坐到爸爸身上時,爸爸反客為主,一把把蘇雨壓倒在床上,拿過床頭的避孕套,笨拙的往自己陰莖上套去,或許是因為緊張,幾次都沒有套上去。

「別帶了,我不臟。」蘇雨幽怨的說道。

「不是,我不是說你臟,只是免得你吃藥。」今天的蘇雨確實是在危險期,聽著爸爸體貼的話語,蘇雨起身溫柔的用手拿過避孕套給爸爸的陰莖套上。

「啊」蘇雨發出一聲滿足的叫聲,雙腿被爸爸分開后兩個人終于緊密的結合到了一起,一旦開始兩人將所有的一切都拋到了腦后。

爸爸忘記了自己的家庭,也忘記了對媽媽的思念,更忘記了對媽媽的承諾,激烈的交媾更是占據房間的每個角落,而內心等待爸爸電話讓自己脫離苦海的媽媽今天再也等不到爸爸的電話了。

此時媽媽被賴校長帶到酒店大廳,執拗的媽媽堅持就在茶坊坐著休息一下,還希望爸爸能打一個電話來改變今晚的命運,賴校長也勁量避免和媽媽起太大的爭執,也就順從媽媽兩個人面對面的坐著。

「你在等什么嗎?」賴校長問道。

「…」媽媽拖延著,雖然明知待會可能的遭遇,但內心依然期望能夠盡量擺脫,雖然明知希望渺茫,但是傳統貞潔的思想拒絕仍然讓媽媽內心糾結猶豫著。

「昨天你看到李老師了吧?」

「啊?」

「我知道你在辦公室,后面你走得時候我看見你了。」

「你把李老師怎么樣了?」媽媽下意識的問道。

「你說呢?」賴校長帶著一絲你明知故問的表情說道。

「你…」媽媽有些氣憤,跟有一絲悲哀。

「沒什么,都說了在這個地界,還沒有我辦不成的事,順從我,什么都好說,要是不順從我,后果你看到了,現在他要關幾年還是放出來,還不是我一句話的事。」賴校長帶有一絲威脅的意味說道。

時間拖了這么久,看著眼前冰肌玉骨的美少婦,賴校長有些催促的意味。媽媽沉默了下來,賴校長繼續自說自話炫耀自己的能耐,也不斷的表明自己是個信守承諾的人,只是要媽媽兌現和自己的承諾,只是要媽媽順從的別抵擋自己,別把自己當外人,就把自己當成老公云云。

「走吧,也坐了這么久了,我們去頂樓看看。」看著媽媽似乎開始動搖,賴校長趁熱打鐵的說道。

「我自己會走。」媽媽躲開賴校長的手,和賴校長并排來開茶坊,進入電梯,賴校長按下頂樓的按鍵。

「這個酒店有一半的股份是我的,頂樓可不是誰都可以去的。」媽媽不理會賴校長炫耀的話語,沉默的跟隨賴校長走出電梯,兩人走到觀景平臺。

城市的夜景映入眼簾,是那么的的美,而賴校長則一邊欣賞的城市的夜景一邊欣賞著站在旁邊人妻少婦的美,這才是人生贏家。

「冷嗎?」賴校長再次用手環住媽媽的纖腰。

「…」

此時的媽媽沒有再拒絕賴校長的動作,只是默默的看著外面的夜景,燈火輝煌的城市是那么蓬勃,而自己則站在自己老公以外的男人旁邊任由他摟著自己的腰。

賴校長孜孜不倦的給媽媽介紹著,一邊說一邊用目光在媽媽身上上下掃蕩,緊身的毛衣雖然能嚴實的包裹著身體,但卻把那一對堅實的胸乳突然的更加碩大堅挺,平坦的小腹下修長筆直的玉腿被高跟鞋和絲襪襯托得性感無比。

這樣子的殺傷力讓賴校長也有些把持不住,手臂輕輕發力,想要讓媽媽靠到自己身上,媽媽溫潤白皙修長俏麗的美腿卻暗暗用力和賴校長抵抗著。

「我們去那邊轉轉吧。」眼見快要抵擋不住,媽媽低身脫離賴校長的手,想要轉移賴校長的注意力。

「好,走吧。」媽媽沒想到賴校長如此爽快的答應,微微有些發愣,賴校長調轉方向仍然摟住媽媽的腰肢,帶著媽媽往里面走去。

這時的媽媽沒有再抗拒,或許知道抗拒也沒有用,賴校長小心的扶著媽媽,兩個人穿過走廊,轉過角,卻發現走廊盡頭只有一個房間的入口。

媽媽剛想掙扎,賴校長卻緊緊摟著媽媽快步走到房門口,拿出房卡把房間門打開。

「你早就準備好了是不是?」媽媽有些幽怨的說道。

「我的卡通用的,只是順手打開,進去參觀下吧。」

賴校長嘴角露出微笑,但怎么看都像是一匹色狼在齜牙咧嘴。媽媽猶豫再三,有些悲哀的拿出手機看了看,上面既沒有電話也沒有短信。

此時的爸爸哪里知道自己的妻子正處在一個怎樣的危險境地下,本來說好的電話聯系因為自己沒有把持住欲望而失信,或許爸爸一個電話還能夠堅定媽媽逃脫的信心,現如今卻把媽媽推入了深淵。

媽媽幽幽嘆了口氣,或許只有自己去面對了,但一旦踏入這到門,自己將要面對的,也就不言而喻了。

賴校長目光灼灼的看著媽媽,正待說話,眼前的美少婦卻仿佛下定決心一般,臉上帶著一絲剛毅,毅然決然的邁步朝房間走去。

賴校長控制住自己激動的心情,看著美少婦頎長水潤美腿邁出的步伐,緊跟其后,然后轉身把門砰的一聲關上了。

小提示:按回車[Enter]键 返回小說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键 進入下一頁。
我要評論(0)
分享
收藏 評論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