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掌上閱讀

第01章 麗人歸來

四月的京城依然春寒料峭,沙塵的緣故,天空中的太陽也是灰蒙蒙的,不夠燦爛,大街上的行人還是不敢敞開自己的胸懷去擁抱那帶著凜冽寒意的春風,即便是最愛美的姑娘也得在那漂亮的裙子底下再裹上一條厚厚的肉色的襪子以御寒氣。

清明時節的天空并算不清明,反而顯得有些陰霾,大師墓前也格外冷清,似乎在這個時候人們早已把這位國畫大師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上午快到九點的時候,小區北邊的柏油馬路上一輛銀灰色的寶馬貼著南邊一側的馬路牙子緩緩停下,車里走出一個身穿灰色風衣戴著墨鏡三十多歲的英俊男子。他的手里捧了一束康乃馨,從那狹窄的門口走進來,在離開白石之墓西邊二十米的地方立住,他環視著,似乎在找什么參照物。

當他確定了位置在那里靜立一分鐘之后,才彎腰兩手將那鮮花放在了身前,雙膝跪地,雙掌合十舉到面前,他慢慢閉起眼睛,那兩撇濃黑的劍眉從那兩片黑色的鏡片兩邊揚起,眉宇間透射出一絲別人不易察覺的疑惑……

這位男子,天庭飽滿,印堂發亮,是那種相士們普遍認為頗有才相的人物,他那一頭飄逸的長發,微微卷曲著,與他那高挑卻不太魁梧的身材極相匹配,渾身透著一種灑脫的藝術之風。

他跪在那里磕了三個頭,起來后又轉到了齊大師的墓碑前看了一眼那墓碑之上已經被歲月風蝕了多少年的大師手筆,然后才轉身離去。

他的身后,那被寒冷封凍又被春風吹松了的土地上便留下了一長串花花公子皮鞋寬厚而清晰的腳印。

“心遠!”

那男子回頭看時,南面不遠處站著一位亭亭玉立的女人。齊心遠一愣,“白樺?”

“你還沒有忘了我的名字呀!”

叫白樺的女人同樣三十出頭,乳白色的風衣下讓一雙深筒的尖頭馬靴遮住了她那白晰的小腿,風衣卻沒有系扣兒,微微向兩邊散開著,豐挺的乳房將雪白的毛衣托起一道嶺來,形成了一片誘人的風景,她本天生麗質,俊眼修眉,又略施脂粉,越發顯得齒白唇紅,嬌嫩無比,在齊心遠的眼里,她除了眼睛比十五年前更加成熟了一些之外,她的身材、她的面容幾乎沒有什么大改,甚至更嬌嫩了一些。

“你……不是在美國嗎?”

一種沉寂了多年的情感突然間從心底里升騰起來,他說話的時候都感覺到喉頭有些發緊。都三十多歲的人了,竟然還會這么激動,齊心遠刻意控制著自己的情緒,才不致失態。

“我……剛回來!”

叫白樺的女人顯然也很激動。她的眼里似乎閃著晶瑩的東西,她的聲音都有些抖,但那絕對不是天氣的緣故,剛從車里出來的白樺還不至于被這料峭的春風打透她的風衣,況且她里面那層薄薄的衫子也是很御寒的羊絨質地。

“住哪兒?”

齊心遠又慢慢走了回來,白樺上前,她的左臂從齊心遠的腋下彎過來,很自然的挽住了他的胳膊,她的手指是那樣的細長,她那豐挺的隱隱顯露著乳頭的乳房若即若離的貼在了齊心遠的胳膊上,讓齊心遠透過那層薄薄的羊絨衫重溫到了十五年前她那種特有的溫柔,清新的女人香在空氣中彌漫。齊心遠憑經驗判斷,她的里面根本沒有穿胸罩。

“是認祖歸宗來了還是到大師這里尋找靈感來了?”

白樺依然改不了原來的脾氣,幽默中總是藏著讓人躲閃不及的尖銳,齊心遠的姓氏與他出類拔萃的繪畫天賦經常讓中央美院的同學們戲稱是齊大師之嫡傳,但此時站在奶奶的墳邊,他卻不免有些過敏起來,齊心遠甚至懷疑白樺是不是已經知道了這腳下埋的就是自己的祖母。他急忙岔開了話題:“你怎么也到這里來了?不會也是來找靈感的吧?”

齊心遠以攻為守,掩飾著自己的尷尬。他感覺出來,白樺就是來找他的,但已經十多年沒有見面了,后來也沒有直接聯系過,要是說出自己的直覺來,還真怕在這里見到她只不過是一個巧合,那倒會顯得是他齊心遠是自作多情了。

“不自信了吧?我可是專程找你來的!怎么,不會是讓部長的女兒給折磨的吧?”

說到部長女兒幾個字眼兒的時候,白樺的語氣里不免還是有些絲絲的醋意。

“哪兒跟哪兒呀!你……怎么會知道我在這兒的?”

齊心遠自信,除了姐姐齊心語,誰也不知道這個秘密的。

“喏,十五年前我就在你的身上裝了GPS跟蹤系統,無論你走到哪兒,我都會找得到你的!”

白樺仰起了俊臉來,調皮地用她那細長的手指在齊心遠的胸口上劃著圈圈兒。從她那尖尖的下巴望下去,齊心遠正好看見曾經被他的吻不知留下過多少個唇印的玉頸以及那若隱若現的乳溝,他本想問一句“過得好嗎?”

可此時他卻想起了唐朝詩人劉禹錫的一首詩不禁輕吟了出來——“章臺柳,章臺柳,昨日青青今在否?縱使長條似舊垂,亦應攀折他人手!”

吟完,齊心遠苦笑了一下,也許當年劉禹錫的內心里是那么的傷感與無奈,可現在讓齊心遠吟起來卻不覺有了些玩世不恭的味道了,回想起十五年前兩人那場轟轟烈烈的愛情,那只不過是他齊心遠愛情科目的一次小小的實踐,只能算是過眼云煙。但沒想到的是,這首詩卻讓白樺突然間激動了起來,她轉過了身子到了齊心遠的前面,正對著齊心遠,眼里滾動著淚珠兒動情的說道:“心遠,這十五年里,除了工作學習外,我只干了一件事情!”

話未說完,那淚珠兒竟打著轉兒從那眼眶里不爭氣的滾了出來,“想——你——”

白樺一字一頓的說道。

要不是在大師的墓前,齊心遠絕對會擁抱了白樺的,那梨花帶雨的俏模樣讓齊心遠剎那間又增加了兩分憐愛,可是,在這種場合,他只能是同樣激動的望著她的淚眼:“對不起,我總是傷你!也許,越是最親的人越是容易受到傷害。”

這話總算讓白樺不再計較他剛才的玩世不恭了。這并不是因為齊心遠的道歉,而是因為齊心遠的這句話讓白樺的心里感覺到他依然把自己當成最親的女人來看待的,對于一個女人來說,這比什么都重要,尤其是她并不缺錢。

“其實,你更傷我的不是這個!”

白樺更加激動起來,她的話讓齊心遠卻有些懵了,他茫然的望著她。

“我為了原來那個號碼在美國付了三年的漫游費,卻沒有等到你的一個電話!直到那手機丟了!你可真夠絕情的呀!”

白樺現在說起這事兒來,已經沒有半點責怪他的意思了。

“你……真傻呀?我還以為你早就不用那個號了呢!”

齊心遠的心受到了巨大的震撼,他知道白樺是被她那個固執的父親趕到了美國,但萬萬沒有想到,她的心卻依然系在他的身上。

“我是有些傻,傻到心甘情愿地去等一個幾乎不可能的結果!”

她的直覺告訴她,齊心遠的心里還是在天天想著她的,可是,這話要是說出來就會顯得她有些太貪了。

“你沒有再……”

齊心遠猶豫著不敢再靠近已經拋開多年的那個主題。

“你覺得我的心里還能容得下另一個男人嗎?”

白樺的眼里淚欲涌出。

“我也是天天都在想你!”

齊心遠也不由得眼眶濕潤起來。白樺把臉貼在了齊心遠的風衣上,讓幸福的淚水打濕了他的胳膊,“心遠,抱抱我好嗎?”

小提示:按回車[Enter]键 返回小說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键 進入下一頁。
我要評論(0)
收藏 評論 目錄